巴托男的同党

路路路路路路飞前辈!
心中宝地给路飞
罗路万岁

时隔两年
我都要哭出来了呜呜呜
罗路同框了啊
四舍五入就是亲密会面了呜呜呜😭😭
/

不行了这过分的索路糖!!冲到身前抵挡钉子什么的!
太!苏!了!啊!索大
虽然我不怎么吃索路但是真的被苏到了
还有路飞这张过分可爱了啊啊啊啊啊,WT果然懂得我们的喜好吗,呜呜呜呜呜太可爱了睡不着了
最后就是红心团的暴击!!罗!很快!就要!出来了!我真的好想你啊啊啊,想念罗路两人的会面啊啊/哭唧唧
总之这章信息过分可爱过分!满分!

【晓薛】六堂扇(四)

啊啊啊啊啊这个晓星尘啊啊啊啊啊要疯掉

双湄:

这一章是道长视角!|ω•`)


应该取一个uc类型的题目:抱山道人关门弟子晓星尘被拍到在姑苏酒馆醉酒闹事,原因竟是……(•∀•)


肝这章真的超级爽!


虐一虐!下面就要发糖开车了!


————————————————————


当时为晓星尘修补碎魄时,薛沅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灵力再强大的道门,也不可能将后补上魂魄的元神意识抽离的一干二净。


也就是说,晓星尘如今这完整的魂魄,夹带着薛洋所有的记忆。


这种情况,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共情。


晓星尘背负着两个人的记忆,背负着薛洋从小到大的愤怒和仇恨。那些埋葬在这个少年内心里阴暗的岁月,在他身上被一一揭开,像是被死死压制的沸水终于冲出容器那样迅猛,像是新愈的伤口被撕了痂,涂上辣椒水那样疼。因为不是他的伤,就更显得触目惊心。


他看到为了一碟点心被扇耳光的薛洋,看到被众人推搡暴打的薛洋,看到指骨被车轮碾碎哭的撕心裂肺的薛洋。


他那么小,就垂着废掉了的左手,一个人走在街道上。他不知道往哪里去讨那盘无门的点心。也不知道今晚睡在哪里。


酒楼门口不能睡,会有醉鬼扯着他的头发把他往墙上撞。饭馆门口不能睡,伙计会给他两个耳光, 用扫帚抽他的背。巷子里不能睡,会有恶狗扑过来咬他的脸,撕他的皮肉。


这天下,似乎就不能容忍一个叫薛洋的孩子。


薛洋脸上那种茫然和无助,让他的心抽着疼痛起来。


然后,是栎阳常氏灭门案。


他看着那少年蹲在墙头,笑盈盈地看着院子里的常家人被他的凶尸和阵法幻化出的鬼像吓得歇斯底里的狂叫。他却毫不关心,右手有意无意地拂过左手的小指处。那个地方是空的。


少年正值风华,生的俊美无比,一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澄澈的像面银镜。然而眼中却蔓延着邪气和杀意。


那种狠厉毒绝的眼神,晓星尘一辈子不会忘记。


他知道那眼神是为了什么。


而后薛洋的记忆里出现了他,晓星尘。


第一次相见,印象就不是太好。他跨了三省捉住薛洋后,扭送他到金麟台。当着四大家族的面,要求严惩薛洋。


记忆之外的晓星尘看着记忆之内那个明月清风的自己,突然觉得无比的恶心。


他还以为自己做出的是多么正义的事啊。


不过,就是在人家复仇的路上挡了一道罢了。甚至还搭上了白雪观那么多条人命。


薛洋被押入地牢之前转头对他说的那一句:"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咱们走着瞧。"


我记着你的话,还没忘了你呢……你怎么就把我忘了。


再然后,就是义城了。


薛洋留存在他体内的记忆断断续续,十几年的时光,本就不可能完全连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晓星尘所能看到的这段义城记忆,是薛洋孤身守城八年的记忆。


薛洋背着晓星尘在城中乱走,那个时候,城中就已经开始弥漫雾气了。


人烟悉数消亡,从几百居户,到最后只剩下薛洋一个人。


薛洋从未放下晓星尘。


他每日都给晓星尘擦洗,换上新的绷带,待在棺材边上看他一会儿。然后就继续去实验自己的阵法。


他经常是画好了阵法后,自己躺进去试。


阵法的反噬极强,他每次都是旧伤未愈便添新伤。而晓星尘,待在那庞大的棺木里,依旧是白衣胜雪。肉身丝毫的腐烂都没有。


全靠薛洋和降灾的灵力维持。


这一丝记忆并不完整,共情的效力便不甚乐观。他只能看到薛洋的过往,却不能感触那些暗无天日的岁月带给薛洋的痛楚。


晓星尘在喝醉之后,一度想过,要去沅山把薛洋抢过来。


把他抢过来,带着他跑,把他藏匿起来。所有人都找不到他,只有自己知道他在哪儿。


他要把薛洋锁在屋子里,发了疯一样的吻他,咬他。从唇到颈部,到腿根,全都得烙上晓星尘的印记。他要薛洋夜夜都在他身下承欢。要薛洋口中呢喃着他的名字,要薛洋动情时颤抖着搂上他的肩,要薛洋从里到外都被他侵占。从骨骼到心。


薛洋要他杀谁他就杀谁,薛洋说什么就是什么,薛洋要什么就给什么。要他的命都行。


这个人是他的,谁他妈都不能抢。谁抢他就让谁死。


这些想法是够龌龊卑贱的,下流的他自己都感到恐慌。实在配不上明月清风这四个金字。甚至有一刻,他觉得自己和那时的薛洋极度相像。偏执,癫狂,占有欲极强。


人真的是很复杂。越是高山仰止,内心深处越有些不敢现于天日下的想法。长了一副不可一世的皮囊,也不代表内心就一定刻薄阴鸷。


前者是他,后者是薛洋。


去他妈的明月清风,去他妈的人间正道。


人间正道给不了他一个薛洋。


他在漫漫长夜里想着那个少年的脸庞,微笑时上扬的嘴角,极讨人欢心的虎牙,他离去时放在自己手上的枇杷。他想着这一切,喝的酩酊大醉,而后沉浸在痛苦的泥潭里,陷下去,沉下去,埋进去。


他也会想,薛洋在义城的八年,是何等的寂寞荒凉。


一座只有薛洋一个人的空城,八年的青春光阴。无数腐烂的走尸,凶煞,毒瘴气。孤寂到造活尸。设了许多局,画了许多阵,拼死也要他晓星尘醒过来。


为什么啊。


不恨我吗。


他究竟,究竟是怎么挺过来的啊。


他夜里,不冷吗。

爱豆你好,爱豆我错了,爱豆你轻点(二十)全文完

天啊这篇,心头白月光

跪下割腿肉小号:




谦谦君子明星晓X傲娇炸毛粉丝薛


人物属于原著


OOC



薛洋得知消息的时候正在收拾东西,用班主任的话来说,就是你们这些保送成功的,就别在教室里影响别人了。


那会儿正是中午休息时间,大家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刷手机闲聊,角落里几个学霸在闷头看书,然后突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薛洋身上。


薛洋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解:“咋了?”


学习委员心里咆哮着果然如此,漂亮的小哥哥果然只喜欢漂亮小哥哥,一边冷静地递过手机给他看。


薛洋眼睛顿时红了。


他疯了似的跑出去,拿出手机拨出熟悉的号码,他紧抿着唇,脸上一片沉静,手却抖得不成样子。


那照片是一连串的连拍,从晓星尘把他圈在墙角开始,到晓星尘隔着口罩在他脸上碰了碰,最后两人牵手离开,九张图,全方位拍出了薛洋当时内心的懵逼。


手机响了几声,被挂断了,薛洋一瞬间沮丧极了,他没想到最后是自己害得晓星尘陷入这种局面的。


不,不是没想过,是不敢想,他贪恋着这份长久忍耐之后的甜蜜,一直不愿意面对他们所需要面对的最大的问题。


他不敢想,晓星尘会怎么回应这个事情,会把他否定掉吗?


他不了解那个圈子,但他知道,就算这一次的事情能过去,晓星尘的事业也必定会伤筋动骨,到那时候,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心无芥蒂地喜欢他吗?


毕竟他那么优秀,只要给他时间,他完全可以走到巅峰,可现在——


可现在!


薛洋沿着街道狂奔,平常半个小时的车程,被他硬生生跑完了,可那熟悉的小区映入眼帘的时候,他却悚然而惊。


就在刚刚,他还下意识地想跑回家中,去找晓星尘,或者去线上把这事儿控制住,但此刻,他猛然想起一件事。


他们这样,把抱山置于何地呢?


薛洋茫然扶着膝盖大口喘气,感觉一瞬间每个关节都生满了千年的老锈,他直起身子,几乎听到自己的骨头不堪重负地咯吱咯吱声。


他掉过头,惨笑一声,打算离开。


终究还是……


或许自己本就该漂泊一世吧,这一年,就当是一场梦吧!


“洋洋,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书呢?算了,反正用不着了,回家吃饭,今天买了你喜欢吃的基围虾,星尘说他处理完事情就回来做饭。”


抱山的声音冷不丁传来,薛洋一个激灵,第一反应是现在躲起来还来不来得及。


紧接着两个巨大的购物袋就伸了过来:“快拎着,这么大人了,还让我一老年人拎东西,啧。”


薛洋愣愣地接过东西,一抬眼,抱山在他对面笑眯眯地揉手腕。


薛洋不确定抱山到底知不知道这事儿,一时也不敢乱开口,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抱山在厨房处理食材,还哼着小调儿,薛洋在客厅坐立不安,半晌,终于还是没忍住,几乎是同手同脚地走进了厨房:“抱山妈妈——”


抱山嗯了一声,举起手里的土豆:“你要吃土豆片还是土豆丝?”


“呃——片——”


“好。”


抱山刷刷切过去。


抱山不会做饭,但是刀工还凑合,切出来的土豆片厚薄均匀,泡在清水里好看得很。


薛洋定了定神,咽了口口水咬咬牙打算坦白。


“我——”


咔哒一声,有人进来,薛洋几乎是有些神经质地回过头去,直直对上晓星尘一双布满红血丝,却依然温柔得不像话的眼睛。


薛洋张了张嘴,没说话。


从知道消息起,他的一颗心就飘在半空中,天知道他披着一张无法无天的外皮活了这么多年,并不是因为他真的胆大包天,只不过是因为他在乎的东西实在太少而已。


因为没什么在乎的,所以也就不害怕失去。


可是现在不一样,他有了在乎的人,有了一个在乎的家,他像一只惶恐的小兽一样坐立不安地等待最后的宣判。


晓星尘走到他身边,脸上疲倦之色遮掩不住,可他的眼睛却是笑着的,他甚至伸手在薛洋头发上揉了揉:“怎么了?”


薛洋心里咆哮着你说怎么了,却又担心着抱山,脸色一下子涨了通红,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里面抱山笑嘻嘻道:“还能怎么,小孩儿不经事儿,估计担心你呢!”


薛洋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得他半天都没缓过来。


抱山……再说……什么……


晓星尘又伸手揉了揉他脑袋:“别担心了,早就处理好了,今天的事儿有些突然,不过也无所谓,无非就是把我的计划提前了一点而已。”


薛洋:……


晓星尘却已经走进了厨房:“妈,我来做饭。”


抱山已经擦干净手走了出来:“好嘞,我去看看你的回应视频,啧,这大概是我儿子最后一次出现在屏幕上咯。”


薛洋脑子已经转不动了,接二连三的炸弹消息让他整个人晕头转向,巨大的信息量却清晰地通向了最后的结果。


抱山伸手拽着他走进了房间打开电脑。


微博上铺天盖地都是晓星尘的消息,热门前三晓星尘占了俩。


一个是“晓星尘热吻男友”,一个是“晓星尘宣布退出娱乐圈”。


视频是早上拍的,想也知道,晓星尘早上天不亮就走了,大约是被经纪公司紧急召回去的。


记者会视频只有半个小时,闻讯赶来的记者们都疯了,尖锐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而晓星尘虽然脸上明显带着没睡醒的疲惫之色,却回答得从容不迫。


抱山在旁边嗑瓜子:“他半年多前就开始准备了,他说他不打算继续做一个演员了,他停止接本子已经很久了,身上背的几个代言也都到了期限,上个月把最后一个电影拍完了,虽然还没上映,不过那是个冲奖的片子,也不用在乎因为他影响到票房。”


薛洋一颗心又酸又涨,自云端飘飘荡荡落回了地面,脚踏实地,却有种不真实的虚浮之感。


“别怕,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儿,星尘有他自己的打算,他和圈子里的朋友一起投资了一家新的娱乐公司,以后就转幕后了,”她笑眯眯地用肩膀撞了撞薛洋,挤了挤眼睛:“别担心,养咱俩还是没问题的。”


薛洋脸刷的一下红了。


视频已经放到了尾声,有一个记者问到:“晓星尘先生,请问,您就这样退出娱乐圈,难道不会觉得可惜吗?”


晓星尘眯了眯眼睛,他的视力一向不算太好。


可那一瞬间,他眯起的眼睛里却似乎藏着星辰大海,亮得吓人。


薛洋看见他笑了起来,笑得很放松。


他说:“我从来没对你们说过我为什么会进入娱乐圈吧?”


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晓星尘接着说了下去:“是为了找一个人,我怎么都找不到他,后来我就想,既然我找不到他,那就让他来找我好了。而当演员,无疑是提高我的曝光率最高效的方法。”


全场静默,谁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


问问题的记者也傻了,下意识问到:“那您……找到那个人了吗?”


晓星尘挑了挑眉,勾出一抹动人心魄的笑来:“当然,你们今天围在这里,不就是因为你们看见了他吗?”


视频戛然而止,但完全可以想象晓星尘这一句话带来的轰动,薛洋更是已经傻在了当场。


抱山嗑够了瓜子,拍了拍手:“啧,这孩子,我当年还担心了他好些年,嫌他最笨以后怕是追不到喜欢的人,谁曾想到,现在说起情话来这个利索。”


薛洋已经脸红到脖子根了。


抱山伸手抱了抱他:“好啦,怕什么,星尘早就跟我说了,再说了,就算他不说,你当我看不出来么,也不看看,近二十年经典爱情剧,我的作品占了四部,想逃过我的眼睛,嗯哼?”


薛洋终于想起自己还会说话这门手艺,咬了咬牙道:“那您……不怪我?”


抱山却正了神色:“洋洋,你听好了,我这一生,吃过苦,受过伤,被人背叛过、对生活绝望过,我什么都看过了,我收养你们,不是为了让你们来重复我走过的路。我希望你们能活得自由、自信,无论你们选择什么样的事业,什么样的伴侣,这都是你们自己需要考虑的事情,我不需要你们为了我去娶妻生子,让我享受天伦之乐,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你们这一生,只需要为自己活着就好,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喜欢谁,就和谁在一起,将来,想要孩子,可以领养,不想要也无所谓。洋洋,我希望你们,都能活得自由。”


薛洋憋了许久的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


晓星尘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长臂一伸,将两人揽在了怀里。


厨房的锅里咕噜着,香气盈满了家中,薛洋一颗心七上八下,踉踉跄跄走了很久很久,终于在这一刻,彻底地落在了敦实的地面上,站得稳稳当当。


前路虽长,但他心中充满了笃定,再也无所畏惧。


 


(全文完,共40119字。)

他是你的软肋
却不是你的铠甲


希望看到道长能在洋洋遇到危险的时候挡在他面前一回啊😭😭就一回也行呀

我真是完完全全败给你了
一败涂地
万劫不复

薛子为孽
明月作尘

这一句是在听镇命歌时那一句
奈何判官疏忽
揭孽缘序幕 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从此清风不留 妖孽已散
前尘往事皆皆流入汪洋

只听见这青绿的细流声

【微言金】快乐的修学旅行

绮礼神父:

何不食肉糜:



OOC,逻辑死,没剧情。全员粮食向,有一丁点言金(这算占tag吗?




通篇都是放空大脑无意识打字出来的。




角色不属于我,我放弃一切权利。








除了他自己之外,众所周知迪卢木多是个幸运E,所以当他出现在他最不该出现的地方——赌场的时候,大家都纷纷不忍直视地扭开了头。




韦伯捅了捅肯尼斯手臂。




“你怎么把迪卢带来了?”




肯尼斯哼了一声,将手背在身后。




“所谓的天生幸运值都是谬论,赌博这种东西,靠头脑计算就可以胜任。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就不要归咎于幸运,只是他智商低而已。”




啊啊,出现了,肯尼斯的精英理论。韦伯怜悯地看了一眼迪卢木多。不过他很快就看到肯尼斯从钱包里掏出一沓纸币递给迪卢木多,后者再三推辞之后才收下。明知道对方一定会因为幸运E,哦不,智商低输钱,还是要让他去赌,这种明摆着浪费钱的行为——如果坦率度也能作为一个能力数值的话,肯尼斯肯定也是E。




这是Zero学园毕业班各位的修学旅行。因为地点定在巴哈马岛上,除了沙滩就是附近天堂岛的赌场,趁着夜幕降临,想要玩儿一把的各位就结伴来到了亚特兰蒂斯赌场。几位都带着自己的从者,韦伯看了看自己身后非常兴奋已经准备豪赌一把的伊斯坎达尔,摸摸兜里干瘪的钱包,叹口气。在这一刻,他是很想跟肯尼斯位置对调的。




“哼,廉价的装饰,无聊的游戏,果然是杂种的兴趣。”




由远至近的声音声音昭示着那位比起从者来倒是更像御主的吉尔伽美什的到来。韦伯跟他不太对盘,但是和他的御主时臣相处得不错,现在正探头越过吉尔伽美什,向他身后的时臣微笑致意。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言峰绮礼,他看起来像是一个人来的,也许阿萨辛们对赌博不感兴趣吧。




吉尔伽美什站在人来人往的过道上,张开双手,看起来就像个中二病。




“我会让你们知道,低级趣味终将灭亡。”




班长时臣赶紧上前打断了吉尔伽美什将要释放的旺财。




“英雄王,虽然您宝库中的财富是无限的,但是在这里请用人类的货币,这个是1刀,这个是5刀,这个是……”




吉尔伽美什不耐烦地皱眉。




“时臣哟,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想尝试这些杂种的玩具的错觉?本王……”




他们身边传来叮叮声,紧接着是一阵录制的欢呼,吉尔伽美什和时臣同时转头,绮礼刚在离他们最近的老虎机上玩儿了一把,赢了。他面无表情地从机器中抽出一张标注着$53的voucher. 




谁也没想到在这么短短几分钟时间里,这家伙就在旁边闷声发大财。时臣问他,“言峰君,你赌了多少钱?”




“$2。”




绮礼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voucher,然后递给吉尔伽美什。




“你有黄金律,能赢更多。”




“嗯哼。”




刚才还嚷嚷着要用旺财把赌场轰个痛的吉尔伽美什接过硬纸片,拽着绮礼胳膊就冲进了老虎机的海洋。可喜可贺,令人头疼的幼稚王有人看管,今晚时臣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很快他就会发现放任两个愉悦犯凑在一起的自己犯下了多么惊天的大错误,不过现在时臣暂时还可以享受一下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可悲可敬的时臣班长。




基本上迪卢木多对赌博没什么兴趣,但既然肯尼斯特别给他预备了赌资,他也不会辜负主君的好意。虽然今晚还没有赢过,但他一直非常有自制力地把在每一台机器上输钱的金额控制在$10,转眼间就转过了场内大半机器,毕竟老虎机输起来是很快的……偶尔遇到也在老虎机区转悠的吉尔伽美什和言峰,还会掉落外援金币。吉尔伽美什虽然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对伊斯坎达尔和迪卢木多还是有点另眼相看,前者是因为王的意气相投,后者大概是因为那正直飒爽却又被不幸缠身的身姿让他觉得愉♂悦吧。无论如何,吉尔伽美什就算只是从指缝中漏点钱也不少,迪卢木多的荷包瞬间满了——虽然对于主君的褒赏秉持着无功不受禄的原则,但迪卢木多并不那么推辞友人的馈赠。




就在迪卢木多把吉尔伽美什的外援再次输光的时候,赌场里突然喧闹了起来。他往人群聚集的方向看去,那里一片金光闪烁,迪卢木多抱着不太好的预感小跑过去,韦伯已经先他而至。那金光果然是吉尔伽美什的王财,地上还躺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而绮礼则是一脸“呵呵有趣别看我我只是看戏的”表情站在一边和大家一起围观。绮礼唷……韦伯和迪卢木多两头黑线。




简单的前情提要就是吉尔伽美什这种从未输过大赢特赢的嚣张行径引起了赌场的注意,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在一整排老虎机上搞鬼,但100%赢率明显是不可能的,于是赌场出动了保安,被打扰了赌博兴致的英雄王也予以还击,不过他只是亮出了王财而已,地上那两个侧躺呻吟的保安是绮礼干的。在解说中途参与进来的时臣感到一阵胃痛。一秒不看着都不行,简直比养小孩还累,更令他从胃部疼痛转移到头部的是,他那令人信赖的徒弟,竟也跟着一起胡闹。时臣拨开人群走到绮礼身边,微蹙的眉头表达着他的不满,但声音依然维持着班长的优雅从容。




“绮礼,你怎么会让事情发生到如此境地?”




绮礼眼神死地转头看他,“对不起,时臣师,吉尔伽美什的力量实在不是我能阻拦的。”




什么阻拦,明明是你先打了两个保安……对睁眼说瞎话的绮礼有点微妙,只是时臣现在并没有余裕去细想绮礼的事。魔术师是个封闭的小圈子,绝大多数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够使用魔术,而吉尔伽美什现在大刺刺地在这里施展能力,围观群众都是一脸ʘʚʘ,搞不懂为什么赌场里会有这么逼真的电影特效。作为毕业班班长,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吉尔伽美什带走,再让肯尼斯给现场普通人用催眠术让他们忘了这一段。




“愚蠢的杂修,竟敢在本王的赌场里撒野。”




人类最古的技安挥一挥手,眼看着王财里的宝具就要飞向普通人,时臣无暇多想,冲上去拦腰抱住吉尔伽美什就想把他拖走。他想多了,吉尔伽美什虽然是个小矮子,但他比吉尔伽美什更矮,而且疏于锻炼四体不勤,爆发一下也只是让吉尔伽美什往后错了两步而已。不过宝具的施放倒是停止了。




“时臣?你想阻止本王的惩罚?有胆量!不如你现在就想想被锁住之后还能怎么阻止我?用你宝贵的令咒吗?”




吉尔伽美什狂妄的话音刚落,天之锁就缠上了时臣四肢,他没有神性,但也挣扎不开普通的坚固锁链,慌乱中已经失了优雅的目光转向绮礼,虽然不想承认,但绮礼对付吉尔伽美什比他有办法多了,有时让人搞不懂谁才是吉尔伽美什的御主……接收到时臣求助视线的绮礼感到一阵愉♂悦之气冲上丹田。无助吧,哀求吧,这简直是最美味的甜食。




绮礼短暂地愉♂悦完了以后,决定还是帮帮自己的班长,他和时臣打算采取的方法一样,区别只在于绮礼的肌肉男属性,他一把公主抱起吉尔伽美什,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微微俯身百米冲刺跑向赌场大门。王财和天之锁瞬间消失了,只能听到远处传来“诶?什么?绮礼?你干嘛?放我下来!!”的呼喊声。




被留在原地的大家呆若木鸡地面面相觑……这时迪卢木多带着肯尼斯也过来了,迪卢木多刚才就用心眼看穿了时臣的计划,立刻去找肯尼斯,时间掐得刚刚好。肯尼斯不愧是精英,出色地完成了群发催眠魔术,然后问迪卢木多今晚赚了多少钱。




“非常抱歉,肯尼斯大人,我几乎把钱输光了。”




凯尔特的英雄诚实地回答。他不觉得不擅长赌博有什么不好,但是在肯尼斯直挺挺的目光下还是不免有一丝赧然,肯尼斯最后也只能轻哼一声。




“算了。不该对你有过多期待。我赚了不少,就算打平了吧。”




迪卢木多觉得自己的御主真是个宽容善良(???)的人。




时臣向韦伯嘱咐了一声晚上12点在门口集合一起回resort后就揉着刚才被紧缚的腰背走了。韦伯也回去找伊斯坎达尔,他还在赌桌上扔骰子,刚才的闹剧完全没有影响到他。韦伯叹了口气,古代的王者们一个两个都这么唯我独尊……




到了约定的集合时间,时臣数了一下人头,除了中途退场的言金,其他人都按时到了。不需要看着吉尔伽美什,他也轻松了不少,于是五人一起叫来一辆limo回resort去了。回到了resort时臣才懵逼地发现,吉尔伽美什和绮礼并没有回来……手机也没人接……这两个人跑到哪里去了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再给我闯祸了!




劳碌命的班长大人不会想到,他们俩其实就在赌场楼上的酒店里开了间房(●′ω`●)